龍壇書網 - 其他小說 - 從火影開始的鍛造師在線閱讀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我愚蠢的歐豆豆哦

第二百四十九章 我愚蠢的歐豆豆哦

        “或許只是我一廂情愿,又或者太天真……”

        佐助目光死死盯著鼬,憤怒之下又隱隱藏著一絲期待。

        “但我總覺得你不是會做出這種事的人。”

        一個人的行為跟他日常的習慣,性格遭遇的事故有關。

        佐助從小就與鼬膩在一起……

        雖然不知道他在暗部忙些什么,但對他的性格卻很了解,知道他是一個不喜歡爭斗,渴望和平的人。

        并且,從他日常的教誨也能看得出來,這家伙對木葉的認同感與愛都是發自真心,絕不可能做出背叛木葉的事來。

        不得不說,佐助其實還是挺聰明的。

        沒有家族被滅的慘案發生,沒有被仇恨蒙蔽雙眼,能正常判斷事物的他與動漫里的二柱子有天壤之別。

        在小時候,聽到鼬暗殺高層,叛逃木葉的消息時,他就對此感到懷疑。

        只是證據十足,就連父親都去現場親自確認了。

        佐助即便再怎么懷疑,也相信父親的能力。

        只是,懷疑的種子一直深埋在內心。

        鼬望著對此信誓旦旦的佐助,不由陷入沉默。

        倉吉曾和他聊過佐助,說佐助擁有很大的潛力,以后會超越他。

        對此,鼬感到很高興。

        只是,對于這樣的佐助,他卻不希望看到。

        他認為,佐助不應該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而是更加遙遠遼闊的問題上。

        微微沉吟后,鼬沉聲反問:“真相如何又能怎樣呢?事情已經發生了,而結果就是我殺了高層,背叛了木葉。”

        “鼬!”

        佐助不甘的大喊一聲,質問:“這是你想要的結果嗎?這是你自己的選擇嗎?你可曾為此后悔過。”

        鼬微微一怔,旋即坦然道:“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佐助臉色緩和一點。

        “但這就是我自己的選擇,是憑著自己的意志思考后,自愿做出的選擇,心中或許有后悔,但再來一次,我依舊會這樣做。”

        “你這混蛋!”

        剛剛緩和的心情再度憤怒起來,佐助手握千鳥俯身沖來。

        鼬暗自搖頭,在雷霆刺來之時,偏身躲過,同時右手抓住他的手腕往上一提,將整個身子拉起,同時一拳打在佐助腹部上。

        強大的力道頓時讓佐助躬起了身子,接著毫不留情,一記膝撞頂在他的下巴,讓整個人飛了出去。

        砰!

        佐助在地面上滑出一段距離才停了下來。

        他撐著地面,顫抖著身子想要站起來,卻感到頭暈目眩,使不出力來。

        鼬望著這一幕默然不語,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良久,他仰望藍天,看著那一朵朵飄過的白云,嘆道:“我愚蠢的弟弟啊,這世上并不會什么事都如你心意,沒有強大的力量,沒有同伴,就什么都做不到。”

        說完,他重新看向還在掙扎,想要爬起來的佐助,不由輕輕笑了下。

        “就如現在的你一樣。”

        “一心想要知道真相,最后卻只能落得這樣的結果,看在你是我弟弟的份上,這次就饒你一命好了,下才還來……”

        鮮紅的眼瞳中,三顆勾玉變成六角水晶一樣的雪花狀。

        鼬的語氣變得極為冰冷,“我就不會手下留情了。”

        隨著話語落下,六角水晶狀的雪花瘋狂旋轉,佐助的意識漸漸模糊。

        ——月讀!

        ……

        “長門,你們到底想要做什么?”

        已經進入仙人模式,左右肩膀站著深作志麻兩位蛤蟆仙人的自來也站在一處石柱上大聲質問著。

        而在下面的大地上,長門面容淡然的看著他。

        “該說的,倉吉不都說了嗎?”

        “即是為了迎擊輝夜姬,也是為了永久的和平。”

        “我要聽的不是這種敷衍的話。”

        自來也憤憤道:“迎擊輝夜姬就不能大家一起齊心合力嗎?”

        “用這樣的方法真的能迎來永久的和平嗎?”

        “自來也老師……”

        長門望著那張蒼老許多的面孔,輕聲呢喃,眼眸深處泛著一絲追憶。

        “自你離開后,我們就一直在為了忍界和平而努力著,我們經歷了很多,彌彥也因此而死。”

        “在這漫長的歲月中,我通過親身經歷與見識得知了通往和平的答案。”

        “倉吉要做的事,才能讓忍界迎來真正的和平。”

        “他的行為只會引發戰爭!”自來也反駁道:“你經歷了這么多事,難道會認為五大忍村甚至整個忍界會怪怪聽從他的話,和平的統一嗎?”

        “就算大家都愿意,又有誰來養活這么多忍者?”

        “大名們又會做看著忍界統一嗎?”

        “不會,都不會!”

        “各種各樣的問題,只會引來規模更大的戰爭!這么多新人意見的問題,你都看不見嗎?”

        長門輕輕搖頭。

        “自來也老師……”

        “你說的這些問題都是存在的,也都是正確的判斷。”

        “但是,唯有一點,你錯了。”

        “那就是戰爭不會爆發。”

        對于這一點,長門深信不疑。

        對此,自來也很疑惑,“你有什么憑據嗎?”

        “因為,倉吉的力量遠遠超過了你們的想象。”

        只有在力量相對對等的戰斗才能稱之為戰爭,若是一方是螞蟻,一方是人類。

        這樣的對戰,能稱之為戰爭嗎?

        不會!

        因為一個小孩也能一把火燒掉螞蟻窩,而螞蟻卻那那個小孩沒有任何辦法。

        這樣一邊倒的情況只能稱之為屠殺。

        然而——

        “倉吉對比整個忍界的力量比拿著火把的小孩與一窩螞蟻的差距還要大數十上百倍。”

        “他要是釋放出全部力量,所謂的影,在他面前連反抗的心都生不出來。”

        長門向自來也述說他的見解。

        但自來也卻不以為意的笑了。

        “我承認他很強,是我有史以來見過最天才的家伙,但你說的也太夸……”

        話尚未說完。

        地面猛的顫動了一下。

        接著,天際吹來猛烈的風,帶走滾滾濃煙與轟鳴聲。

        自來也站穩身體,往風吹來的方向眺望,面色極其嚴重。

        因為,那個方向是五影的戰場!

        而那里,距離這邊,有數十公里遠。

        “放心吧!”

        長門勸慰道:“倉吉不會對五影怎么樣的。”

        “只是今天過后,我們或許會成為同伴呢!”

北京pk10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