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科幻小說 - 無限電玩城在線閱讀 - 第一百一十章 自由隊長血統

第一百一十章 自由隊長血統

        陳羲望著肥坤的背影愣了愣,隨手也把手中的煙頭掐滅,遠遠地扔了出去,跟著走下樓。卻見胖子已經回自己房間了。他便直接走到了一樓的客廳,只見孫白原和蕭雨都坐在沙發上,孫白原面前擺著一聽啤酒,蕭雨坐在對面,手里端著一杯清茶。

        二人見陳羲下來,不約而同沖著陳羲做了一個相同的動作——默默地點點頭。陳羲不用問也能感知到這是二人對肥坤的肯定之意。當即心中一松,也坐到沙發上。

        “喝什么?茶、飲料還是啤酒?”蕭雨柔聲問道。

        “茶就行了。”陳羲拿起茶幾上的茶壺,也倒了一杯茶放在自己面前。

        孫白原喝了一口啤酒,突然道:“胖子身上有一件寶貝,或許能讓他游戲者的路更好走一些。”

        “什么?”陳羲愕然。

        “今天上午我探察肥坤的會員卡的時候,發現里面有一張自由隊長的血統卡。”

        “自由隊長血統卡?”蕭雨也是一怔。

        陳羲聞言一笑,就把自己如何跟肥坤闖關生化恐龍帝國,如何在抽卡之際偶有靈感,如何讓胖子使用重置搖桿道具,最終抽到自由隊長血統卡的經過說了一遍。

        他問道:“這張自由隊長血統卡很強嗎,同樣是游戲主角的卡牌,比我抽到的李杰龍傳承卡要強是嗎?”

        孫白原和蕭雨聞聽不禁啞然失笑,孫白原解釋道:“并不是強,而是適用性更好,因為這張自由隊長血統卡在電玩城里還有個稱呼,叫做萬能血統卡。”

        “還記得我跟你說過血統卡的三大弊端吧,兼容性、副作用性及可發展性。大多數血統都面臨兼容性的問題,使用了兼容性低的血統卡,意味著再選擇傳承功法與技能的時候會有很大的限制,不兼容的傳承與技能根本沒法學習。”

        “副作用性我提過好多次,很多血統卡都帶有此血統的弊端或是副作用,譬如低端亡靈和低端吸血鬼怕光,畏懼銀質武器,大多數邪魔血統會讓人喪失神智,殘忍好殺之類……”

        “可發展性更為重要,因為某些血統是循序漸進,可以進化的。譬如吸血鬼從低端的血仆直至最高的血系親王,又譬如低端的龍人血統可以從龍人直至圣龍王或魔龍王血統,但是還有很多血統卡的發展潛力極低或者根本沒有發展潛力,比如哥布林血統,又譬如西游降魔傳中的大多數小妖血統,生化恐龍帝國的恐龍基因改造血統等等,都是如此。”

        說到這里,孫白原話鋒突然一轉,語氣里也帶著隱隱的興奮:“但是,這自由隊長血統卡對于以上三大弊端幾乎是完全沒有的,兼容性基本兼容目前電玩城已知的絕大多數血統、功法、技能;副作用更是完全沒有。”

        “可發展性上來說,這血統卡本來就是主角的黃金血統卡,發展潛力較大,再加上其完美的兼容性,往往能和其他血統、傳承功法相融合,爆發出更大的潛力。因此這張卡號稱萬能血統卡,是絕大多數玩家渴望的卡牌之一。”

        “那么既然這張卡牌這么好,為什么攻關生化恐龍帝國的人不是很多呢?”陳羲不解地問道。

        蕭雨梨渦淺笑地道:“這個問題我來解答吧,答案很簡單。第一,掉率問題,本來主角的血統與傳承卡掉率就低,自由隊長血統的掉率更低。玩家的精力和游戲點都是有限的,不可能為了這一張卡就將全部的精力和游戲點賭在上面。”

        “第二,興趣偏好問題,不得不承認大多數玩家對東方神話系、西方魔幻系游戲的興趣要大于科幻類的游戲,可能很多人都有這種感覺,我學習一個東方傳說的仙法神功,或者西方魔幻世界的斗氣魔法,肯定要比科幻故事里的什么某某俠啊、某某人什么的要強。”

        “第三,就是自由隊長血統雖好,但是后期的高端游戲中還有更好的血統卡等啊!比如白猿的天生靈明石猴血統卡,又比如我的陵光神君朱雀血統卡。所以咯,以上三點原因造成了攻關生化恐龍帝國的玩家不多的原因,不過呢,還是有一些喜好科幻類強化的玩家癡迷于攻略這款游戲的。”

        聽完蕭雨的解釋,陳羲恍然大悟,忽然又想到一個問題:“那我為什么不現在就讓肥坤使用這張血統卡啊?”

        “這個問題更簡單了,假設現在胖子的綜合戰力是1,那么使用這張血統卡能瞬間將他增強到10。但是你想想,如果經過一段時間把胖子的素質強化起來,讓他的綜合戰力變成2甚至3,再使用這張血統卡呢?”蕭雨笑吟吟地望著陳羲道。

        “那么胖子的戰力也能瞬間強化到20甚至30!”陳羲激動地脫口而出。

        “嘻嘻,孺子可教也。”蕭雨捉狹地一笑夸贊他道。

        三人又聊了一陣,也就各自回房休息去了。蕭雨和陳羲二人一起走上二樓樓梯的時候,蕭雨突然輕聲道:“陳羲,我……”

        陳羲回頭望向蕭雨,只見她臉上帶著幾分欲言又止的難色。于是問道:“蕭雨,怎么了?有為難的事情嗎?”

        “那個……我晚上和白猿商量了一下,決定從明天開始,還是白猿指導你訓練,我訓練那胖子。因為……”說到此處,她卻一時不知該怎么描述下去,半晌無語。

        陳羲一笑,道:“其實你不說我也想這么要求呢的,因為從今天下午我就感到了,你對我有點下不去手啊,但是不經歷近乎實戰的磨礪與刺激,怎能讓我的功法和技能的修煉加快呢。”

        蕭雨俏臉一紅,半羞半惱地道:“人家才不是對你下不去手呢!只是……覺得收拾那可惡的胖子更爽一點罷了。”說罷身形已化作一道紅影,閃入自己的房間,房門隨后砰的一聲關上。

        陳羲望著那蕭雨關上的房門,默默望了一會,才回到自己房間休息去了。

        第二天清晨五點,陳羲已然起床穿好衣服洗漱完畢,他第一時間沖到肥坤的房間將胖子弄醒,催促著肥坤用最快的時間穿衣洗漱。

        五點十分,二人已出現在一樓客廳,孫白原和蕭雨已經整裝待發坐在沙發上了。

        孫白原點點頭道:“還不錯,以后天天保持這個時間開始。今天我負責陳羲的訓練,鳳凰負責肥坤。”

        肥坤一聽睜著惺忪的睡眼有些納悶,但是陳羲卻已是了然。當下孫白原帶著陳羲繼續去小工廠地下的訓練室搏擊對戰,而肥坤則在蕭雨的監督下繼續開始翻山越嶺地狂奔,后面依然緊跟著大黃、二黃這兩個望著肥肉眼饞的家伙。

        這一場晨練,直到七點半方才結束。陳羲依然又被孫白原在訓練場打得受了輕傷,吃了半顆藍色回復藥劑才回復完好。那邊胖子總算完成了五公里越野的任務,累得快成死豬一般地爬著回來了。

        吃罷早飯,陳羲又開始了山上盤膝而坐,在凜冽的寒風中沐浴日光,同時感受植物之靈的修煉。而胖子則在孫白原的監督下,要完成兩百個俯臥撐、兩百個仰臥起坐以及兩百個引體向上的任務。

        至于蕭雨,則驅車去了帝都市里,執行號稱是采購物資,實則是購物逛街的任務了。

        到了中午,已經快被寒風吹成一根冰棍的陳羲和連各項鍛煉指標五分之一都沒完成,卻已渾身抽筋酸痛的肥坤終于碰面了。孫白原準備了簡單的午餐眾人吃了,然后又給癱在床上的肥坤按摩了幾下,令其肌肉酸痛緩解開來,又短暫休息了一個小時,便開始了下午的訓練。

        陳羲繼續去山上吹西北風,肥坤則則在大黃二黃的追趕下,繼續去野外跑步,沒辦法,這胖子的體質實在太差了,針對陳羲當初那套訓練課程肥坤根本完不成,此時與其說是訓練,倒不如說是先幫他減肥。

        又是一個下午過去,徹底被凍成一根冰棍的陳羲回到基地的小樓,正見到一身土灰枯草,癱在沙發上像頭死豬一樣的肥坤。

        “我去,你不是又掉到山溝里去了吧!”陳羲驚問。

        胖子哼哼了兩聲,掙扎著抬起一支肥手搖了搖。孫白原端著一鍋湯從廚房走了出來,擺在桌子上,笑道:“今天下午讓肥坤去野外平地去跑步了,他這是運動量過大,累得起不來了。”

        這時院里傳來一陣汽車駛入的聲音,卻是蕭雨已經回來了。不多時,蕭雨拎著大包小包走了進來,進門第一句話就是:“哎喲,胖子,你又掉到山溝里去啦!”

        胖子欲哭無淚地嚎了一聲:“我這不是摔得,是累得!”

        孫白原問蕭雨道:“事情辦好了么?”蕭雨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好啦,好啦,每次都這么麻煩。”

        這一幕倒讓陳羲看得心中納悶,不知二人打什么啞謎。

北京pk10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