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都市小說 - 修仙之王者歸來在線閱讀 - 第2045章 明月酒樓

第2045章 明月酒樓

        “沒事!”

        眾人還處于發懵的狀態,但目光卻看向了歐亞菲等人,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

        “怎么了?”

        蘇正楠一看就知道有問題,阿羅光支支吾吾道:“沒…沒啥事,就是…哎呀,您別問了…”

        他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難道說他們四男兩女在一起滾床單了?這要是傳出去,那真是沒臉繼續混了。

        歐亞菲和上官蓉希臉色鐵青,雖然現在沒人提起,但回到學院肯定會掀起風波的,這該如何是好啊?

        “老師,昨晚發生了什么事?”謝云笙急問。

        蘇正楠嘆口氣道:“昨晚在酒樓吃飯時,我們被黑暗組織的人給偷襲了…”

        她簡短的講述了一下昨晚所發生的一切,目前只有她一個人的記憶沒被抹除,昨晚她還悄悄殺掉了幾個黑暗組織的殺手。

        但迷魂花粉的藥效過后,修行者會感覺全身無力,她原地打坐調養了一個時辰,這才徹底恢復修為。

        “黑暗組織?”

        眾人一聽臉色變的慘白,蘇正楠問道:“怎么?你們都不記得了嗎?”

        幾十人全都搖頭,蘇正楠皺眉道:“看來…你們中毒都不輕啊,那迷魂花粉果然厲害,不但能讓修行者喪失行動力,甚至還能摸去部分記憶,真是可惡啊。”

        “迷魂花粉?”

        歐亞菲和上官蓉希對視一眼,一聽這名字就不像好東西,不自覺的打了個冷顫。

        “這么說…咱們是集體中毒了?”阿羅光問。

        蘇正楠點頭道:“嗯!我原本以為他們是要殺人,可看到你們平安無事,我也就放心了,只是…對方這么做的目地是什么呢?難道僅僅只是為了給我們一個下馬威?”

        她很疑惑,可這時幾乎所有人的目光,又一次集中到歐亞菲幾人的身上,眼神極為怪異。

        “云笙,你們幾個…沒事吧?”

        “哦,沒事!”

        謝云笙果斷否認了,同時他回頭用冷冰的目光掃視所有人,那意思誰要是敢提起之前的事情,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其他人這才轉移了目光,阿羅光突然罵道:“混賬!那酒樓跟黑暗組織肯定有聯系,決不能放過他們。”

        “沒錯,咱們得去查清楚這件事。”

        謝云笙也贊同,蘇正楠擔心道:“咱們所有人都一夜未歸,學院那邊肯定會滿世界找我們,先回去吧。”

        “蘇老師,反正都已經這樣了,咱們得先查清所有事情。”

        謝云笙堅持先去酒樓,蘇正楠想了一下,昨晚所發生的事情,酒樓人員一定脫不了干系,當即也就同意了。

        神級一班所有人,立刻趕往昨天聚會的酒樓。

        ……

        另一邊,海神學院搜索了整整一晚上,一直到天亮還沒有半點消息,神級一班放佛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洪峰急的是團團轉啊,他甚至都去通知了龍耀宗和仙云學院,動用所有人的力量幫忙尋找,可還是一無所獲。

        “該死!”

        洪峰在君長生的辦公室里走來走去,整個人是臉色極差,他很后悔讓歐亞菲一個人去聚會,要是他跟著的話,或許就不會出事了。

        “九鼎,冷靜一下。”

        君長生安慰道:“越是到緊要關頭,越不能自亂陣腳。”

        “是!”

        洪峰深吸了兩口氣,仔細分析著整件事情,神級一班高手眾多,更何況歐亞菲和蘇正楠還是大能者。

        能威脅到他們的人很少很少,幾十人突然集體失蹤,唯一的解釋就是中埋伏了,不然絕不可能全被抓走。

        “報!”

        一名學院侍衛匆匆趕來:“君院長,我們打探到蘇正楠老師和神級一班的學員,昨晚在一家酒樓吃飯,但離開酒樓后,他們就不知去向了。”

        “酒樓?在哪?”洪峰忙問。

        侍衛回答道:“距離學院大概四十公里遠,是一家高檔餐廳。”

        “馬上派人封鎖酒樓,不要讓任何人離開。”

        “這…”

        侍衛看了一眼君長生,見對方點頭,他才趕忙離開。

        ……

        明月樓,群仙城中心以北的一家高檔餐廳,昨晚神級一班就在這里聚會的。

        此時剛好是正午,明月樓的生意依舊很紅火,酒樓內幾乎都爆滿了,有修行者,也有海王星當地人。

        “就是這了!”

        蘇正楠領著神級一班的學員,提前洪峰等人一步趕到了這里。

        “這位女士,請問您們幾位啊?”

        侍應生立刻上前迎接,蘇正楠打量他一眼,語氣不善道:“你們老板呢?叫你們老板出來。”

        “呵呵…不好意思,我們老板不在。”

        侍應生賠笑道:“暫時客人比較多,要不…您們稍等一下,我稍后給您們安排。”

        “我們不是來吃飯的。”

        謝云笙上前一步:“叫你們老板盡快回來,我們有要事問他。”

        “呵呵…這位先生,我老板很忙的,沒時間陪你們浪費。”

        侍應生一聽這話,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

        “你說什么?”

        阿羅光剛要發火就被蘇正楠攔住了,她輕聲道:“這位小哥,我們昨晚在這吃飯聚會,但是中途出了點事情,所以想找你們老板問問情況,麻煩你盡快通知一聲,問完后我們馬上就走。”

        “昨晚?”

        侍應生皺了皺眉:“我怎么沒見過你們啊?你們搞錯了吧?”

        “你廢話哪這么多?快去叫你們老板。”

        阿羅光大喊一聲,這一嗓子把整個酒樓的客人都給驚動了。

        “哼!怎么著?仗著人多想撒野啊?”

        這侍應生居然有恃無恐,阿羅光一把薅住他頭發,惡狠狠道:“臭小子,你是想早點死啊?”

        “你撒開,給我撒開,你們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居然敢在這里鬧事。”

        侍應生齜牙大喊,阿羅光本想動手,但被蘇正楠給拉住了:“先別動手,松開他。”

        阿羅光這才一把將他推開了,這時一個穿著紅色唐裝的中年男子,從二樓不急不慢的走了下來。

        “怎么回事啊?”

        “金師傅,您來的正好,他們這群人不但鬧事,還要打人。”

        侍應生一看有仰仗了,立刻底氣十足,指著對方是橫眉立眼。

        ……

北京pk10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