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其他小說 - 這龍珠有毒在線閱讀 - 010、兜風,莫須有的老爺爺

010、兜風,莫須有的老爺爺

        “任務雖然沒有時間限制,獎勵也還算豐厚,可是任務地點也太遠了吧,足足有5000公里呢,我的個乖乖……”

        “并且路徑上大部分都是海,要我游泳去嗎?”

        拉彼斯開始思考人生。

        這河豚,并不好買啊。

        還有,去那么遠的地方,來回都需要不少時間,怎么跟拉姿麗交代?讓她一個人待在這里也不太放心啊。

        他們倆是雙胞胎姐弟,自從出生的那天起就沒有分開過。

        特別是這幾天,這個“姐姐”似乎更依賴他了,這可怎么辦啊?

        “拉彼斯,明天我不上班,咱們出去玩吧?”

        拉資麗一臉興奮的沖進房間,雙眼發光的看著拉彼斯。

        出去玩?這個妙啊。

        “好啊,那咱們去旅游好不好?”拉彼斯試探著問道。

        “旅游?開摩托去海邊兜風不好嗎?”拉資麗說道。

        對于拉姿麗來說,能想到最遠的地方就是海邊,這16年來,她去過最遠的地方也就是海邊了。

        現在擁有了自己的小摩托,更是想去海邊,讓大海看看自己的小摩托。

        “有點出息好不好,去海邊能算玩嗎?咱們要去就去很遠的地方?怎么樣?考慮一下?”拉彼斯說道。

        他引導著拉姿麗,誘惑她出行。

        “不行啊,去太遠的地方兩天時間不夠,我還要上班。”拉姿麗搖了搖頭。

        對于上班,她有著一種執念。

        不上班,就沒有飯吃,就沒有錢買衣服了。

        所以這班啊,是非上不可的。

        “這有什么,你請幾天假就好了。”拉彼斯繼續引導。

        “我覺得還是不好,咱們還是去海邊吧。”拉姿麗很堅持。

        雖然她對外面的世界也充滿了好奇,但是好奇的同時還有點恐懼,加上對于上班的執著,她還是只想著去海邊而已。

        遠方,以后再說吧。

        “好吧,去海邊就去海邊。”

        看著拉姿麗執著的樣子,拉彼斯只好妥協,同意明天去海邊兜風。

        至于那個支線任務就只能先放它一放了,反正也沒有什么時間限制,急也急不來。

        得到拉彼斯的同意,拉姿麗才心滿意足的回去睡覺了。

        過了凌晨12點,日常任務也跟著刷新了。

        這次的日常任務比較正常,是100個仰臥起坐,任務剛刷出來沒多久拉彼斯就做完了,美滋滋的收獲了1點戰斗力和50元財富值。

        …………

        “起來了,起來了。”

        第二天早上六點,拉姿麗“咚咚咚”的敲拉彼斯的房間。

        這是難得的一次沒讓鬧鐘叫醒,是被姐姐叫醒的。

        拉彼斯睡眼朦朧的拉開門,看到拉姿麗已經穿著整齊,一副隨時都可以出門的架勢。

        “小姐姐,早啊~~”拉彼斯揉了揉眼睛,拖長著尾音,然后趕緊去刷牙洗臉。

        今天既然是去海邊玩,拉彼斯干脆也不去晨跑了,兩人吃了早餐之后就騎著摩托車趕往海邊。

        路途中,拉姿麗一直都很興奮,就算冷冽的寒風吹在她的臉上,把她的笑臉吹成一片慘白也澆滅不了她的那份熱情。

        她騎著淡粉色的摩托車,時不時發出一聲銀鈴一般的笑聲,有時還大聲喊著拉彼斯的名字。

        而拉彼斯就比較平靜了,心里還想著前一世也是要去看海,結果海還沒看到就在路上狗帶了,連貝殼也沒撿到,今天就多揀它幾個,彌補一下遺憾。

        但是一到海邊,拉彼斯就有點后悔答應姐姐早上過來了。

        今天的風兒有點無情啊,像一把把冰刀調戲著這些吃飽了撐著沒事干,早上就來吹風的年輕男女。

        這個點兒海邊的人很少,不過也不是沒有。

        他們大多數都是一男一女兩個人結伴而行,互相取暖。

        這些情侶因為太冷,一直抱在一起,像是連體嬰兒一樣歪歪唧唧個不停。

        拉彼斯看了不斷的咒罵著他們。

        “狗男女,凍死你們。”

        不過他自己也凍成了狗,跟在身后的拉姿麗也像個縮頭鵝一樣,說話都哆嗦。

        “老姐啊,我這是造的什么孽才答應你來海邊玩啊?”

        拉彼斯看著拉姿麗哆嗦的模樣,嘴巴上抱怨著,但是卻脫下了身上的外套,把拉姿麗給包裹了起來。

        “我,不,不冷的……”

        拉姿麗看著弟弟把外套給自己,堅持說自己不冷,但是說話的時候嘴唇都在發抖,還把外套拿下來遞給拉彼斯。

        “閉嘴,你這話自己能信嗎?”拉彼斯兇巴巴瞪了她一眼。

        “我……,那你怎么辦啊?”

        “我?我肯定沒你冷,再說了,我已經想到辦法了,我在這里跑一會就暖和了。”拉彼斯說道。

        說實話,拉彼斯確實不怎么冷,現在他高達15點的戰斗力,抗寒能力也提升了不少。

        “跑步嗎?那我也跟你一起跑。”拉姿麗說道。

        “ojbk。”

        “啥?”

        接著,姐弟倆就在海邊的人工棧道上互相追逐起來。

        真別說,這種笨辦法還挺管用,跑了一會兩人就不覺得冷了,臉蛋也都變得紅潤了起來。

        中午的時候,太陽高掛于頭頂,空氣也變得溫暖起來,拉彼斯和拉姿麗脫掉鞋子,光著腳丫子踩在淺水里,彎著腰尋找貝殼。

        冰涼的海水透過腳心蔓延全身,但是澆不滅兩人的熱情,依然是玩得不亦樂乎。

        貝殼是沒找到幾個,不過兩人都心滿意足了。

        然后他們在附近找了個面館,吃了兩碗面條當做午餐。

        海邊的面條雖然貴,但并不好吃,拉彼斯付錢的時候拉姿麗暗暗乍舌。

        心里暗道富豪的奢靡生活也不過如此嘛,還不如大肉包子好吃呢。

        接著他們就騎著摩托車繞海,直至太陽快下山了才返程回家。

        到家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拉姿麗顯然是累得不輕,身體趴在沙發上一動不動,雙眼無神,喊她她也不搭理,這可能就是游玩后遺癥了。

        拉彼斯看了看她,也沒指望她去做晚飯了,就出門打了兩個快餐回來,叫她吃的時候她還不吃,說是沒有胃口。

        不過到了10點鐘的時候,這丫頭就開始自己去熱快餐了。

        …………

        就這樣,一周時間過去,這一周,拉彼斯也接了各種各樣奇怪的日常任務。

        有扶老奶奶過馬路的,有讓他一天只吃一頓飯的,有讓他學狗叫的,還有讓他拿著香蕉和棗混著吃的。

        各種蛋疼的任務都有,唯有那個支線任務一直掛在那里,像是鄙視一樣看著拉彼斯,好像是在嘲笑他不敢去做任務似的。

        拉彼斯點開游戲面板,有氣無力的看了一眼。

        【玩家】:拉彼斯

        【年齡】:16歲

        【戰斗力】:25點

        【財富值】:2.6666萬元。存入!取出!

        【主線任務】:無

        【支線任務】:請玩家前往龜仙人的修煉之島購買一只河豚。任務完成獎勵:戰斗力+5,財富值+5000元。

        【日常任務】:無

        【商城】:未激活(玩家戰斗力達到500點可激活)

        略略略~

        每天的日常任務都是獎勵1點戰斗力,加起來應該是22點戰斗力,但是拉彼斯每天堅持負重跑步,所以額外獎勵了3點戰斗力,所以加起來就有了25點戰斗力了。

        只是那個支線任務已經掛了一周了,實在是礙眼之極。

        如果不去完成它,那就等著看一輩子吧,再也不會刷新支線任務了,這樣的結果,拉彼斯感覺一陣蛋疼。

        河豚,它真的那么香嗎?

        呵呵~

        想了很久之后,拉彼斯出門花了1.5萬元買了兩臺手提電話,上了卡。

        晚上的時候,他把其中一個手提電話交給拉姿麗。

        拉姿麗詫異的看向他:“干嘛給我買手提電話啊?”

        姐弟倆一直都沒有手機,之前是覺得沒必要,也舍不得買。

        “我這不是出遠門了嗎?所以就給你買個手提電話,方便我們聯系。”拉彼斯說道。

        “出遠門?去哪里啊?”拉姿麗奇怪道。

        16年來沒出過遠門的拉彼斯也終于要去遠方了嗎?拉姿麗突然有點惆悵。

        “東邊的一個島嶼。”

        拉彼斯接著認真解釋道:“實話告訴你吧,我在公園跑步的時候認識了一個白胡子老爺爺,老爺爺他教我武術,現在他要帶我出門歷練,去見識外面的世界,歷練時間大概是一周吧,任務完成了我會盡快趕回家的。”

        這就是拉彼斯思考再三之后編的謊言,一個莫須有的老師。

        這樣既解釋了他力量的來源,也能作為擋箭牌來使用,以后還有可能會用來作為借口。

        他沒法跟拉姿麗解釋他獲得了一款有毒的游戲,老爺爺的出現明顯更合理一些。

        “白胡子老爺爺?拉彼斯,你編故事騙我呢?”拉姿麗不信。

        白胡子老爺爺出現,然后身邊的弱雞突然變強,這種設定拉姿麗一時是無法接受的。

        “你不信?”

        拉彼斯覺得要付諸一點行動來證明自己了。

        他左看右看,然后走到廚房拿出菜刀走到拉姿麗面前,雙手用力一擰,將那把不銹鋼菜刀掰得變形,然后又用力的揉成了一坨鐵疙瘩舉到拉姿麗面前,“看,現在信不信?”

        “呃……”

        拉姿麗目瞪口呆,愣了幾秒鐘勉強接受了拉彼斯突然遇見白胡子老爺爺,然后逆襲這種設定。

        接著她看了看拉彼斯手中的鐵疙瘩,指了指:“但你干嘛破壞我的菜刀?明天去買一把回來賠我。”

        拉彼斯:“……”

        兩人沉默了一會。

        “那你什么時候出發?”拉姿麗問道。

        “明天,不,后天吧,后天出發,我不在的時候不要亂跑,每天給我通電話,沒事就趕緊回家來。”拉彼斯吩咐道。

        原本他想說明天出發的,但是他發現他什么都還沒有準備。

        他計劃著明天跑一趟飛機場,看看有沒有飛機去那個無名之島。

        他總不能真的游泳過去。

北京pk10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