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其他小說 - 這龍珠有毒在線閱讀 - 020、水元素控制(初級)MAX

020、水元素控制(初級)MAX

        拉彼斯看向美人魚由依突發奇想。

        “由依,你能不能跟我講一講這個水元素控制?”

        他想試驗一下。

        上一次就是因為龜仙人要教他武術他才接收的龜仙流修煉知識,那現在是否能讓這個看著有點二的美人魚給他講解新的技能,看他能不能接收到同樣的信息包?

        “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美人魚小姐吃了一驚,她十分確定她沒提起過自己的名字。

        “剛才你自己說的。”

        “我有說嗎?”美人魚小姐轉著眼珠子,然后搖了搖頭。

        “你有的,你真的說了,你先跟我講講這個水元素控制行不行?”拉彼斯一臉堅定說道。

        “可以是可以了,不過這是我們人魚族的天賦,你不一定學得會,是這樣的,這個水元素控制,首先你要……然后……”

        二貨人魚小姐可能是親密突然被刷高了,一點防備之心也沒有,這就開始講解起她的技能【水元素控制】來。

        “叮,二貨人魚由依小姐向您發來【水元素控制(初級)】信息包,請問是否接收。”

        好家伙,連系統都果斷的給她冠上稱號了。

        “接收。”

        “叮,正在接收【水元素控制(初級)】信息包,【水元素控制(初級)】信息包接收完畢。”

        隨著游戲系統提示聲,一道信息流涌進拉彼斯的腦海里,然后他突然就覺得腳下的大海瞬間變得可愛了起來,就連這憨憨人魚小姐都更好看了幾分。

        他張開五指對著海面,然后海面上突然撲哧撲哧炸起水花,接著水花真的變成了一朵朵美麗的“花朵”在海面上綻放。

        接著水里又躍起一只只水晶透明的海豚,圍繞著水花不停地跳躍撲騰,互相嬉鬧。

        “呃……”

        剛才還在興致勃勃講述著水元素控制的人魚小姐懵逼了,這也太過分了呀。

        我還沒講完呢,你就玩得比我還溜,那我到底還要不要講下去啊?人魚小姐現在好糾結。

        “不講了不講了,人家生氣了。”人魚小姐嘟著嘴巴不說了,她生氣了,她自己都不會這樣控制水呢,真是豈有此理。

        “以后我洗衣服就不用手洗了,洗頭以后也用不上風筒了,哈哈哈。”拉彼斯同學放聲大笑。

        這樣的追求,只能說是很接地氣了,已經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詞了。

        或許還能把水直接變成冰?

        拉彼斯伸手一招,一條水線射來,在他的手心上凝聚成球,然后慢慢變成了冰的形狀,漬漬冒出寒氣。

        “嘿,走你,雪球沖擊炮!”

        繃得筆直的手穩穩抓住混圓的冰球,使勁朝著海里猛的砸了過去,順帶還取了一個土到掉渣的名字。

        冰球像顆炮彈一樣咆哮而出,化成一道白色的閃電砸進大海,海面“轟!”的一下炸開,海水濺起四五米高。

        威力還不錯,這主要是因為拉彼斯36點的戰斗力支撐著,手臂力量非同凡響。

        這一下如果砸在剛才那條大白鯊身上恐怕它也會落荒而逃吧,多砸幾下就該翻肚皮曬太陽了。

        嚶嚶嚶~,說好的輔助魔法為什么在你的手上那么兇殘呀?人魚小姐又是無語又是羨慕。

        如果她也會這種操作那她還怕個球的大鯊魚啊?正面剛就完事了,多少只鯊魚都不夠她打的。

        拉彼斯一接收完技能信息包,【水元素控制(初級)】就被點到了max階段了。

        “需要幫你干掉那只大鯊魚嗎?”拉彼斯看向由依問道。

        由依歪著腦袋想了一下,搖了搖頭:“算了吧,那個大家伙雖然很兇,但它也沒真的想要殺死我,每次唱歌它都會出來搗亂,我已經習慣了。”

        “哦,那我知道了,那大家伙可能喜歡你呢,我小時候就非常喜歡欺負我喜歡的女孩子,不過你的體型跟它不是很般配……”

        “呸!誰會看上那個笨鯊魚啊,你的腦回路不太正常。”

        “……”

        “那行吧,我要走了,如果那個大鯊魚再欺負你你可以發短信給我,我有空就過來把它做成鯊魚干,妥妥的。”

        “哎~,你等一下。”

        “干什么?”

        拉彼斯奇怪的看向她。

        只見人魚小姐從胸前的扇貝里掏出一顆珠子遞了出來:“這是我在海底撿的一顆珠子,送給你。”

        拉彼斯把手指頭大的漂亮珠子接了過來,入手還很溫熱,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原味珍珠嗎?還帶著熱氣的那種。

        “這么大顆珠子,你放那里不硌得慌啊?”

        “對啊,所以我才送給你的啊。”

        拉彼斯凝神朝著手中的珠子看去。

        【頂級的珍珠】

        果然是一顆珍珠,應該能值不少錢,少年便喜滋滋的把它收了起來。

        “謝謝,那我走了。”

        “走啊,我又沒攔著你。”

        “你個二貨,你下船啊,你要我拉你回去嗎?”

        “哦哦。”

        二貨人魚小姐這才恍然大悟,身體一躍噗通一聲跳進海里,然后下一刻又把頭伸了出來:“你叫什么名字啊?”

        “拉彼斯。”

        “拉鼻屎?好怪的名字哦。”

        “給老子滾啊。”

        拉彼斯將快艇調頭,然后像火箭一樣竄出,很快就消失在人魚小姐的視線里。

        人魚小姐看著快艇消失不見,便把頭一縮潛進水里趕緊回家去,她要去拿手機上來接收剛才她的那些自拍照,刻不容緩。

        快艇在海面上風馳電擊,速度超乎想象,在學了水元素控制之后,拉彼斯可以借助水的推動力來加快快艇的速度,所以現在快艇的速度比它原本的極限速度還要快上很多,已經可以用極速來形容了。

        沒過一會,快艇接近海岸線,拉彼斯將速度降了下來,以正常速度停靠在海邊,然后一躍而起跳到海岸上。

        那個工作人員又來了,他想幫著把海上的快艇給收起來,這是他份內的工作。

        但是這個時候,拉彼斯打了個響指,海水變成了兩支大手托著快艇飛到了他的面前,然后伸手一按,快艇就變成了膠囊的模樣,他彎腰揀起膠囊,然后瀟灑走了。

        那個工作人員快哭了,他覺得如果所有的租客都像這位爺一樣,他早晚是要失業的啊。

        拉彼斯挎著槍支進入游艇出租中心把快艇膠囊還了回去,領回了兩萬塊錢的押金,又支付了1000元租金后離開。

        看他挎著槍支,一路上大家都很害怕他,遠遠的就讓開了,不敢靠近他的身邊。

        “看來還是得去買個儲物膠囊啊。”

        拉彼斯覺得應該去買一只儲物膠囊把沖鋒槍給收起來,不然挎著這把槍連飛機他都上不去,恐怕要留在比椰島上靠打野豬度日了。

        他騎著摩托車在附近的小鎮繞了一圈,終于找到出售膠囊的膠囊商店,在店員一臉懼怕的表情中購買了一只儲物膠囊,把沖鋒槍給放了進去,然后又騎著摩托車離開,趕往機場。

        一路平安無事的到達機場,花了2999元購買了一張返程機票,然后就在候機室等候著飛機起飛了。

        坐在候機室里,拉彼斯拿出手機翻開相冊,這才驚訝的發現剛才那一會人魚小姐居然自拍了上百張照片,戰斗力恐怖如斯。

        欣賞了一會美照,他選出幾張看起來比較端莊,漏點比較少的照片給拉姿麗發了過去,并附上一條信息:這就是美人魚了,不過是個二貨美人魚,這都是她自己拍的。

        想了想,拉彼斯又找了一張他剛開始拍的全身照發了出去,因為人魚小姐的自拍照只有上半身,看起來跟人類沒有什么區別。

        沒過幾分鐘,拉姿麗就回信了,因為現在剛好是午間休息吃飯的時間。

        拉姿麗:好漂亮啊,你什么時候回來,吃飯了嗎?

        看到拉姿麗的信息,拉彼斯想起來自己還沒有吃午餐呢,不過他不打算吃了,一會飛機上有飛機餐,隨便吃一點對付得了。

        拉彼斯干脆利落的回復:你更漂亮,不過她更大。

        一邊在吃飯的拉姿麗愣了一下,這個臭弟弟現在怎么那么皮的?以前雖然也跳,但是皮的方式完全不同,現在是真正的皮啊。

        想了一下還是回了一句過去:蠢貨,你不在這幾天我過得清凈又舒服,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回來了比較好。

        拉彼斯:你這樣說,那我可真的不回去了啊,別后悔。

        拉姿麗:對,別回來了。

        拉姿麗放下手機,心里卻在想著這幾天無聊透頂的生活。

        拉彼斯在的時候她總是想著下班,現在拉彼斯出遠門了,她就老想著上班不想回家了。

        拉彼斯也沒告訴她今晚就會回來,默默地等著飛機,時間到就上了飛機,在飛機上吃了點飛機餐墊肚子,然后瞇著眼睛在飛機上補了一覺。

        等到六點多的時候,飛機平穩降落,拉彼斯出了機場就騎著摩托車朝著拉姿麗的服裝店狂奔而去。

        等到他趕到服裝店的時候,服裝店已經要關門下班了。

        拉彼斯抬步走進店里,正好看到拉姿麗低著頭打掃衛生呢。

        “不好意思,已經停止營業了哦。”拉姿麗頭也沒抬。

        “不礙事,我是來接我家保姆回家做飯的。”

        “啊?”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拉姿麗猛然抬起頭就看到拉彼斯正一臉痞笑的看著她,還朝她眨巴著眼睛。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啊?這不是才走三四天嗎?”拉姿麗突然雀躍了起來。

        “你等我一會,我馬上就打掃完了。”

        “阿麗,你先走吧,剩下我來打掃就好了。”店里的同事姐姐走過來搶過拉姿麗手上的掃把,笑著說道。

        “這怎么行呢?”

        “沒事,一會我多打掃幾分鐘就好了。”

        是個心地善良的同事姐姐。

        “那謝謝這位姐姐了,走走走,我都餓死了,午飯也沒有吃呢,又冷得很。”拉彼斯緊了緊身上薄薄的外套。

        因為比椰島不冷,他現在穿得很少。

北京pk10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