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其他小說 - 這龍珠有毒在線閱讀 - 027、我真不想再做富二代啊

027、我真不想再做富二代啊

        布里夫太太很快被布爾瑪叫了過來。

        拉姿麗好奇的打量著她,見她果然跟照片里很是相似,不由得就激動了起來。

        “小姨,是,是你嗎?”

        她雙手有些顫抖的從隨身小包中取出那張已經發黃的照片,遞給一臉錯愕的布里夫夫人。

        而這個時候,拉彼斯已經暗中開啟了偵查技能,他看見布里夫夫人的頭頂冒出一行字。

        【情緒有些激動的千葉真理】

        得了,官方認證。

        這一找就是一個準,確定是小姨無疑,名字都對上了。

        拉彼斯真是萬萬沒想到人造人17號和18居然是布爾瑪的表哥表姐,這種《龍珠》原著里沒交代的隱藏劇情,連名字也不配擁有的布里夫夫人居然還有這么一條感情線,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布里夫太太接過照片看了一眼,也是十分激動:“千,千葉杏子是你們什么人?”

        “那是我們的媽媽。”

        剛開始看到布里夫太太的表情,拉姿麗就知道有戲,現在布里夫太太更是叫出了媽媽的名字,所以布里夫太太是小姨的可能性已經高達90%以上了啊。

        現在的布里夫太太心情實在是太復雜了,如果要描寫可能要寫上一章那么多。

        剛才她還在跟布爾瑪談論關于姐姐的事情,這沒過一會姐姐的孩子就自己找上門來了,這必定就是上天安排的生日禮物啊。

        于是她非常認真的看了看拉姿麗,發現果然跟記憶中的姐姐有幾分相似,然后便把拉姿麗擁進了懷里,眼眶也變得通紅了起來:“想不到姐姐的孩子也那么大了,那你媽媽現在還好嗎?”

        拉姿麗沉浸在喜悅之中,根本就聽不到布里夫太太的問話,在懷中又蹭了一下,恍若夢中。

        看到拉姿麗沒有回答,拉彼斯回答道:“爸爸媽媽兩年前就去世了,現在就我們兩個人生活。”

        “姐姐已經過世了?”布里夫太太愣了一下,眼中有著悲傷。

        “怎么會這樣?那你們是兄妹是嗎?這幾年是怎么過來的啊?”布里夫太太擦了擦眼角,抬頭看向拉彼斯問道。

        “其實她是姐姐,我們是雙胞胎,本著女士優先的原則,我讓她提前出生了幾分鐘。”

        “噗!”布爾瑪和布里夫夫人倒是被他的解釋給逗笑了。

        原本嚴肅又有些溫情的畫面好像混入了奇怪的東西,不過她們覺得還挺有趣的。

        這個陽光的少年,好像沒有受到父母離世的影響,依然開朗,或者說已經看開了,總之心態非常不錯。

        拉彼斯繼續解釋道:“至于父母的死因,他們是出了車禍。”

        拉彼斯只說是出車禍去世的,并沒有說關于格羅博士的事情。

        個中內情他覺得就沒必要讓布爾瑪一家知道了,徒增他人煩惱不說,自己還要解釋很久。

        反正他壓根也沒想過報仇或者讓布爾瑪一家幫他報仇之類的問題。

        紅緞帶軍團在他看來不過就是一幫移動的工具人,或者說是任務npc,也可以說成獲得戰斗力的一種途徑,反正他也沒怎么放在心上。

        “你們叫什么名字?”叫千葉真理的布里夫太太問道。

        “拉彼斯,姐姐叫拉姿麗。”拉彼斯笑著說道。

        “咱們邊吃飯邊說吧,不要在這里站著了。”千葉真理熱情的拉著姐弟倆走向餐桌,眼睛瞇了起來,真的像動漫里一樣,一開心就變成了瞇瞇眼。

        拉姿麗呆呆的被她拉著走,然后乖乖的坐下來。

        而拉彼斯則看了看布爾瑪,笑著搭話:“布爾瑪,上個月我見到悟空了。”

        “哎?”布爾瑪有點懵。

        這個突然出現的帥家伙好像知道她很多事情的樣子。

        不光知道她的名字,還知道她認識孫悟空。

        可是這些都不是關鍵。

        關鍵是這個有好幾個雅木茶帥的家伙突然變成了不知道是表哥還是表弟的身份。

        “你怎么知道我認識悟空的?”布爾瑪還客氣的給他拉開了椅子讓他坐下,這是帥家伙才擁有的待遇。

        “哈,當然是悟空說的了。”

        在布爾瑪這里說是悟空說的。

        在悟空那里說是布爾瑪說的。

        完美!借力打力,連消帶打。

        “你現在還在找白馬王子嗎?”

        “啊咧?”

        這個不知道是表哥還是表弟的家伙這種問題也知道啊。

        不過聽到這種問題,布爾瑪俏臉微微發紅,居然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要是其他人問她這種問題她恐怕就要大大咧咧的大聲反駁了,可是看了看拉彼斯帥氣的臉她就忍住了。

        “咳咳,我現在已經有男朋友了。”布爾瑪耐心說道。

        “男朋友?”

        哦,大概是沙漠之狼雅木茶吧。

        拉彼斯想起來了,這個時候雅木茶跟布爾瑪好像剛開始交往,是男女朋友關系來著。

        這個時期大概就是【茶神】的人生巔峰了,他不由得想見見這個擁有一款經典手辦的家伙。

        “那雅木茶他人呢?”拉彼斯沒看到雅木茶,奇怪問道。

        “你連他也知道?”布爾瑪愣了一下,接著又解釋道:“他又沒住在我家里,當然不在了,現在是去荒野修煉了吧,他說要參加今年的天下第一武道大會,在為此努力鍛煉身體呢。”

        “哦。”

        而另外一邊,布里夫太太跟丈夫解釋了姐弟倆的身份,看到拉彼斯和布爾瑪交談甚歡,很是開心。

        她不斷的給拉姿麗夾著菜,奈何拉姿麗來之前已經填飽了肚子,實在是吃不下,布里夫太太還以為是飯菜不合她的胃口,就想叫廚師重新換一桌其他款式的菜肴,反正有錢就是可以這樣任性。

        而她,很有錢。

        看到她要叫下人換菜,拉姿麗趕緊阻止:“小姨,不是不合胃口,我們剛才吃過了,所以吃不了太多,只能吃一點點。”

        “哦,是這樣嗎?”布里夫太太又疑惑的看姐弟倆一眼,確定他們是不是在客氣。

        然后她又問了拉姿麗的年齡和生日,拉姿麗說是年后幾天,已經快到生日,即將滿十七歲了。

        布里夫太太說布爾瑪的生日是八月份,現在16歲,所以叫布爾瑪喊他們表哥表姐。

        就這樣,拉彼斯就真的成了名副其實的大表哥。

        聊了一會,拉姿麗才知道今天是小姨的生日,想了一下掏出那顆原本留給“弟弟老婆”的珍珠遞給小姨,說是生日禮物。

        “弟弟媳婦”的禮物再存錢買,現在是小姨的生日,得先把珍珠給送給小姨才行,這珍珠就是她現在身上唯一值錢的東西。

        布里夫太太連連擺手,怎么也不肯收下珍珠,還叫下人取來了兩套膠囊遞給拉彼斯和拉姿麗:“小姨怎么能收你的東西呢,來,這是給你們的見面禮,里面有汽車,摩托車,便捷膠囊房,金條,都是些沒用的東西。”

        有錢人就是有錢人,一送就是普通人為之奮斗一生才能擁有的套裝,簡直壕氣沖天。

        她沒想到拉姿麗也是犟,怎么也不肯收她的禮物,于是只好把珍珠收下,讓姐弟倆也把膠囊收下,算是互相交換了禮物。

        只是后來她才知道,她收下的那顆珍珠要值她好幾十套膠囊呢。

        不過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而宴會徹底結束已經是晚上了,布爾瑪就給表哥表姐安排了房間歇息。

        兩人奔波了一天,也是累得夠嗆,倒頭便睡。

        ……

        ……

        第二天,眾人沒想到外面居然下起了瓢潑大雨,“嘩啦啦”的像是天上漏了大洞,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

        拉彼斯難得清閑,一個人躺在床上,耳中聆聽著窗外滴滴答答的下雨聲,伸手點開自己的游戲面板琢磨,心里思索著未來的路該怎么走,想著好好規劃一番。

        這眼下嘛,小姨已經找到了,那接下來就是去參加天下第一武道會拿個冠軍,然后再去招攬皮拉夫那三個鐵頭娃來做自己的技術顧問,再接下來或許還可以去硬剛一波紅緞帶軍團。

        不過計劃歸計劃,到時候具體要怎么實施還未可知,畢竟計劃不如變化快嘛。

        但是這天下第一武道大會肯定是要去參加的了。

        在他思索事情的時候,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他打開門一看卻是布爾瑪站在門外。

        “表哥,你窩在房間里干嘛啊?該吃早飯了。”

        哦,原來是早餐時間了,剛才他還想著先完成今天的日常任務呢,今天的日常任務是200個俯臥撐,他還沒有做。

        拉彼斯跟著布爾瑪的腳步去了餐廳,看到布里夫博士,布里夫夫人,拉姿麗已經好好的坐在那里了,就等著他一個人用膳呢。

        “哈,不好意思,想事情有些入神了。”拉彼斯解釋道,然后拉開椅子坐下,開始吃早餐。

        吃完早餐,小姨千葉真理說道:“以后你們就把這里當成自己的家,現在還在上學嗎?小姨幫你們安排,跟布爾瑪一個學校好不好?”

        拉彼斯和拉姿麗對視了一眼,拉姿麗微笑了一下,示意拉彼斯拿主意,反正她都聽拉彼斯的。

        拉彼斯說道:“謝謝小姨的好意,我們在那邊住那么久已經有感情了,暫時還不想離開,再說過一陣子我們還要去南之都參加天下第一武道大會,所以不能一直留在這里的。”

        頓了一下他又說道:“您這邊有空我們會經常回來玩的,您不要介意就行。”

        布里夫太太有些惋惜,不過她還是尊重拉彼斯的決定:“怎么會介意呢,小姨巴不得你們經常來呢。”

        倒是布爾瑪聽到拉彼斯和拉姿麗想去參加天下第一武道大會有些吃驚:“表哥,表姐,你們要去參加天下第一武道大會?你們會武功嗎?看你們長得白白嫩嫩的,完全看不出來你們會武功的樣子啊。”

        布爾瑪也是口無遮攔,想什么就說什么。

        拉姿麗看了拉彼斯一眼,呵呵笑道:“你別看他這樣,他可厲害著呢。”

        “表哥,真的嗎?”布爾瑪看向拉彼斯。

        “嘿,還好吧,隨隨便便去拿個冠軍什么的。”胡吹大氣,這個拉彼斯最擅長了。

        他也不怕打臉,因為他知道這次參加武道大會最強的就是龜仙人,而龜仙人那個時候只有139點的戰斗力,他隨便玩玩到參加大會的時候都不止139這個戰斗力了。

        冠軍?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北京pk10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