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其他小說 - 這龍珠有毒在線閱讀 - 035、一招從天而降的掌法

035、一招從天而降的掌法

        拉彼斯看了看新的擂臺,足夠寬廣,比預選賽的時候要大多了。

        是因為現在是八強比武,所以需要更大的擂臺發揮嗎?

        還有,這擂臺附近好多的觀眾。

        ……

        他朝著觀眾席看去,很容易就看到了金發的蘭琪跟布爾瑪,還有烏龍和普洱。

        因為他們都在最前方位置,周邊也無人敢靠近,太顯眼了。

        現在她們正把手放在嘴巴上做成喇叭狀,喊著“拉彼斯加油”,儼然是兩枚小粉絲。

        拉彼斯收回眼光,看向正前方的對手,南無。

        現在這個頭上纏著頭巾的阿三一臉的嚴肅認真,盯著拉彼斯正尋找進攻的機會。

        南無身上背著的是全村人的希望。

        這是真的,不是t恤上寫的那種。

        他的目標是冠軍,獲得獎金,然后買足夠的水回村,他是不能輸的,所以每一場戰斗都是認真無比,全力以赴。

        他的心里現在就只剩下幾個碩大的字眼【冠軍】,【50萬】,【冠軍】,【50萬】。

        不過這樣一想,他反而更緊張了。

        拉彼斯看到他似乎走神了,忍不住出聲提醒道:“喂,干嘛呢?進攻啊。”

        拉彼斯有意鍛煉一下自己的實戰能力。

        所以提示南無發起進攻。

        【哇,拉彼斯選手實在是自信,原本可以在南無選手走神的時候趁機攻擊,但是他沒有這樣做,他反而把對手叫醒了,實在是個渾身都在發光的男人啊。】

        主持人好話像是不要錢一樣丟出來。

        “會說話你就多說幾句。”,拉彼斯看向主持人。

        看到拉彼斯看過來,主持人似乎心領神會。

        【拉彼斯選手的眼神,他是在鼓勵南無選手嗎?真是個了不起的選手。】

        南無回過神來,謹慎看向拉彼斯。

        然后他將兩腿下壓,當兩條腿像彈簧一樣崩得筆直的時候,整個人就像一顆炮彈一樣沖了過來,一記右勾拳直接轟打拉彼斯的面門。

        感受到拳風拂面,拉彼斯將頭一偏便避過了這爆頭一擊。

        南無見到自己的攻擊落空,身體一個翻滾跳躍,放棄攻上路,右腿猛的掃出,開始攻擊對手的下盤。

        說實在的,南無的戰斗經驗也不是非常的豐富,攻擊直來直去,比較單一。

        拉彼斯向上縱身躍起,南無的橫掃便再次落空。

        但是在拉彼斯跳起在空中無處借力的時候,南無的雙拳狂猛打來,讓得拉彼斯避無可避。

        “嘿!”

        拉彼斯快速伸出手掌一推,接住了南無的拳頭,兩人各自被對方的力量震退,退后了幾步。

        要知道拉彼斯本身就在空中,無處借力,所以被震退那也是理所當然。

        這就好空中一靶子,被對方打中,晃了一下一樣,而南無則是自己打沙袋,反而被沙袋給彈飛了,高下立判。

        看到對手實力居然如此強勁,南無面色嚴肅得都快滴出水來了。

        對手越強,這就意味著他離50萬元越遠了啊,實在是可惡。

        不,我還有絕招沒有使出來,我還有勝算。

        南無雙腳穩穩站定,雙臂做出奇怪的動作,臉色漸漸憋得發白。

        如果要找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跟拉不出粑粑一樣,便秘了,撐得難受的那種表情。

        但是南無雙臂猛的一震,“哈!”的一聲大喝,身后突然伸出六條手臂虛影,連同原本的雙手,一下子就好像變成了蓮花童子八臂哪吒。

        南無再次踏步奔來,八只手臂像****一樣朝著拉彼斯猛烈的攻擊,讓拉彼斯的眼前現在全部都是他的拳頭。

        但是拉彼斯的身體更是靈活,現在就像是在拳頭上跳舞似的,不斷的騰挪閃避,所有的攻擊都跟他擦身而過,一下都沒碰到他的身體。

        如此狂猛快速的攻擊,還是都落空了。

        看著這么精彩的比賽,主持人賣力的解說著。

        【太精彩了,真是完美的攻防戰,兩位選手的表現得都非常的優秀,哇,南無選手他跳開了,他是要干什么?】

        是的,這個時候南無向后跳開,身后的六只手臂消失,彎下腰,雙手撐在腿上,氣喘吁吁,頭冒虛汗的看著拉彼斯,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

        如此快速的攻擊之下,他實在是有些累了,不過一下都沒打中,他不由得有些氣餒。

        深深吸了一口氣之后,南無再次把腰桿挺直,然后身體再次下壓,猛的向空中躥起,一下子就沖到了二十多米的高空之中。

        【哇,南無選手突然跳到空中,他跳得好高,這是打算做什么?】主持人興奮大喊,仿佛比任何人都要激動,氣氛渲染得很棒。

        拉彼斯抬頭看著南無的身影,腦補了一副一只大雁飛過的場景,然后南無腳尖輕點大雁,做出大鵬展翅之狀,凌空撲下。

        “可曾記得有一招從天而降的掌法?”

        逼格滿滿啊,有木有?

        但是實際情況是南無跳到一定的高度之后,雙手在胸前合成x字狀,像是天空墜物,俯沖而下。

        并口中大喊道:“天空十字拳!”

        拉彼斯在擂臺上好整以暇,看著南無落下神色平靜得很,并覺得這個招式應該改稱“烏鴉坐飛機”,這樣更有氣勢一些。

        南無像一顆炮彈向下沖來,攻擊的方向早就對準了拉彼斯。

        距離越來越近,10米,9米,5米,3米,2米,1米。

        南無帶著一陣狂風,壓落下來,主持人覺得他的衣角都被狂風吹動了。

        【南無選手的攻擊太可怕了!】

        這個時候,拉彼斯身體突然一閃,離開了原來站定的位置。

        南無瞪大了眼睛,身體就像一把利劍一樣,“轟”的一下插進了擂臺里。

        然后擂臺上就出現了這樣滑稽的一幕,南無選手胸部以上的位置都插進了擂臺里,腰部以下,包括雙腿都立在擂臺之上,像極了一根拔出一半的蘿卜。

        此刻,他的雙腿還迎著空氣,一動一動的顫抖著。

        主持人,包括所有的觀眾都寂靜無聲,仿佛有幾只烏鴉“嘎,嘎,嘎”飛過一樣,實在是不知道怎么形容這種場面。

        “你這招有問題啊。”

        拉彼斯評價了一句,然后伸手拉住南無的雙腿,像拔蘿卜一樣把他“拔”了出來,然后丟在一旁。

        而現在的南無已經被自己的招式弄暈過去了。

        看到南無躺在擂臺之上,身體還一抽一抽的,主持人知道他還活著。

        于是便按照規定,開始喊數,喊道10之后,南無還在一抽一抽的。

        主持人立刻叫來兩個工作人員,用擔架將南無抬走,然后大聲宣布比賽結果。

        【恭喜拉彼斯選手獲勝!】

        隨著他的聲音,場下的觀眾又尖叫了起來,發出吶喊,聲浪一波接著一波。

        聽到主持人宣布的結果,拉彼斯朝著擂臺下方揮了揮手,然后抬步走上樓梯,朝著擂臺后方的選手休息區走去。

        他走后,主持人立刻又對著話筒大聲喊道:【真是精彩的戰斗,那么現在有請第二場對戰的選手登臺,有請孫悟空選手,克林選手。】

        拉彼斯走回屏風后面,正好看到孫悟空和克林迎面走來。

        “加油。”拉彼斯握了握拳。

        ……

        孫悟空和克林戰斗的時候,拉彼斯找到了醫務室,去看望被抬回來的南無。

        當他走到醫務室的時候,發現南無已經醒了過來,化妝成了“程龍”的龜仙人正在跟他說話。

        現在的南無一臉蒼白,這倒不是他受傷導致的,而是他輸了比賽的結果,心如死灰一般。

        “南無,你不用擔心,其實這里的水是不用買的,到處都是。”龜仙人說道。

        “水不用買?”聽到這樣的消息,南無愣了一下。

        拉彼斯也推門而入,看著他微笑著說道:“是的,其實大陸上有數之不盡的淡水資源,是不需要購買的,你只需要找到一個裝水的設備,就可以裝足夠的水帶回村莊。”

        龜仙人奇怪的看向拉彼斯,他想不到拉彼斯也知道這件事情,難道說這小子也跟自己一樣,有那種感應別人的能力嗎?

        只見拉彼斯又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了一盒膠囊,拿了一顆膠囊出來,遞給南無:“這便是儲物膠囊,你可以用它裝水。”

        這膠囊其實就是過年的時候買的那一顆,他原本是打算買來裝紅緞帶軍團殺手的尸體的,但是后來尸體被他沉進了湖底,所以這顆膠囊就一直沒用,被他放在背包里呢,現在倒是派上了用場。

        “啊,真是太感謝了,那請問這里有水可以拿嗎?”南無感激的接過膠囊。

        然后想了想,又說道:“我把水拿回去之后再把膠囊還你,謝謝。”

        “不用了,膠囊便算是送給你的吧,至于這水嘛,這后院里就有一口水井。”拉彼斯指了指窗外,那里正有一個水井。

        然后他又看向龜仙人,突然神秘笑道:“武天老師,你剛才也是準備給南無膠囊的吧?”

        龜仙人一驚,連忙否認道:“哈哈,你認錯人了,我是程龍啊,至于膠囊的話我這里倒真有一個,也一并送給南無了吧,可以多裝一點水,哈哈哈。”

        龜仙人哈哈笑了一聲,然后也從懷中掏出了一顆膠囊遞給南無。

        “謝謝,真是太感謝了。”南無又連忙感謝不止。

        “是嗎?嘿嘿。”拉彼斯又嘿嘿笑了一聲,然后便推門離開。

        龜仙人看到他離開,便是也有些坐不住了,趕緊跟著離開。

        邊走邊小聲說道:“小兄弟你認識武天嗎?其實我是他弟弟。”

        對于這個他有些看不透的年輕人,龜仙人心里還是有些慌的。

        “武天老師,你別裝了,我知道是你,我還知道你參加這場比賽的目的其實是想告訴悟空和克林他們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想在總決賽的時候打敗悟空是吧?”拉彼斯神秘笑道。

        “啊~”

        龜仙人心里一片涼哇哇,突然覺得眼前的年輕人有些恐怖起來。

        “放心吧,我不會揭穿你的。”拉彼斯眨了下眼睛,看著龜仙人錯愕的眼神心里莫名其妙的爽得很。

        “嘿嘿,這種劇透的感覺真爽,怪不得以前看那什么諸天劇透聊天群,群主嗨得跟條發情的公狗似的。”

        ……

北京pk10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