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都市小說 - 美艷總裁的貼身狂婿在線閱讀 - 第0011章 許庭亨

第0011章 許庭亨

        宏業集團的一個普通辦公室中。

        江楓被安排在這里休息,等待慕容菲雪的召喚。

        這辦公室,其實也是專職司機們的休息室,可以用來休息之余,里面還有著很多的書籍、健身器材,甚至還有床鋪。

        原本,慕容菲雪是想讓江楓直接待在她辦公室的,但江楓考慮到影響不好,便自動請纓來這里等候。

        此刻,只有他自己在,沒什么事情做,索性拿起了一本企業管理的書,津津有味地啃了起來。

        無聊,在江楓的字典中,是不存在的。

        他有著大把的方法打發時間,讓自己變得充實,從而提升自身的實力。

        “吱呀……”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兩個穿著正裝的人有說有笑地走了進來,看到江楓坐在里面看書,不由得同時一愣。

        經過介紹,江楓才知道,年老的那位叫莫世澤,年輕的叫沈浪,都是宏業集團高層的專職司機。

        “小楓,你是誰的司機啊?”

        沈浪大咧咧地搭著江楓的肩膀,一副自來熟的架勢。

        “副總經理。”

        江楓笑著回答。

        宏業集團里,副總經理就只有一位,所以江楓一說,不但沈浪驚訝地看著他,就連莫世澤也一臉驚愕地看了過來。

        “可以啊,小楓。”

        沈浪羨慕地說道,“副總經理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人,若是我能天天見到她,給她開車的話,短命十年我都愿意。”

        “沈浪,慎言。”

        未等他說完,一旁的莫世澤就打斷了他,嚴肅地說道:“集團領導是我們能夠隨便議論的嗎?”

        “好吧。”

        沈浪翻了翻白眼,一臉的不以為然,但還是聽莫世澤的話,沒有繼續說下去。

        “小楓,不要嫌我啰嗦,既然你已經入職了,那有幾個要注意的事項一定要清楚的。”莫世澤又轉過頭來,對著江楓說道。

        “還請莫叔指教。”

        江楓連忙擺出樂于傾聽的姿態。

        “作為一個司機,首先就要管好自己的嘴,無論聽到了什么,都不能隨隨便便地說出去,更不能在領導面前說其他人的壞話;其次,就是開車要保持專注,安全第一;最后,有時間的話,就多多充實自己,開車當司機是不能當一輩子的。”

        “謝謝莫叔,我記下了。”

        江楓真誠地道謝。

        從這些話可以看出,莫世澤真的是一個誠實穩重的老好人,只是第一次見面,就把自己的經驗傾囊相授了。

        “嗯。”

        莫世澤點點頭,便自己休息去了。

        抓緊一切時間休息,也是一個好司機要必備的技能。

        看到莫世澤走開了,沈浪又偷偷地坐了過來,拉著江楓侃起了大山。

        ……

        與此同時,慕容菲雪的辦公室。

        “副總經理,剛剛接到銀行那邊的通知,我們集團有一筆十億元的貸款被截下來了,暫時不予通過。”秘書向慕容菲雪匯報剛剛收到的消息。

        “銀行那邊,有沒有說什么原因?”

        慕容菲雪皺著眉頭,沉思了一會,問道。

        “沒有,只是打電話來,通知我們這個結果。”

        秘書當即搖搖頭,回答道。

        “嗯,我知道了。”

        慕容菲雪擺擺手,秘書會意,當即離開了辦公室。

        “到底哪里出了問題呢?”

        慕容菲雪埋頭苦思。

        這筆貸款是用來開展宏業集團接下來的一個重大項目的,如果這個項目能夠成功,宏業集團的規模將會翻一番。

        而缺少了這筆貸款,不要說項目開展不下去,宏業集團也會因為投入太多的現金流,從而出現經營風險,甚至會有可能破產。

        為了能夠得到這筆貸款,她可是親自和天商銀行談判了無數次,才最終成功得到了天商銀行的授信。

        那為什么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出問題呢?

        慕容菲雪拿起電話,撥通了天商銀行行長鐘邢的電話,然而電話卻是對方的秘書接的,很明顯是有意避開她。

        不過之前打下的關系并沒有白費,秘書還是偷偷透露了一個信息給慕容菲雪:行長中午會在聚福酒樓吃飯。

        思來想去,慕容菲雪還是決定去找鐘邢問個明白。

        打電話通知了江楓,慕容菲雪便獨自一人搭乘電梯,直奔地下停車場。

        “去聚福酒樓。”

        慕容菲雪上了車,把地點告訴了江楓后,便沒有在說話,靜靜地在思考著貸款和項目的事情。

        因為堵車,他們趕到聚福酒樓時,已經是中午的十二點多了。

        在侍應的帶領下,慕容菲雪和江楓來到了鐘邢吃飯的包廂,敲了敲門,得到應允后,兩人這才推開門,走了進去。

        讓他們感到意外的是,偌大的包廂中,只有一個肥頭大耳、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

        看到這一幕,慕容菲雪臉上閃過了一絲詫異,但很快便收斂了起來,快步走了上前,伸出手來,對著中年男人笑著說道:“鐘行長,你好。”

        “慕容小姐,我似乎沒有邀請你來啊。”

        鐘邢卻仿佛沒有看到慕容菲雪的小手,背靠著椅子一動不動,淡淡地說道。

        “是這樣的,我聽說宏業集團的那筆貸款出了問題,便想來找鐘行長問問情況,有什么需要改的地方,我馬上回去整改。”

        慕容菲雪有些尷尬地收回了手,說道。

        “這個跟貴集團沒有任何關系,純粹是我們天商銀行的商業決定。”鐘邢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

        “鐘行長,能告訴我具體原因嗎?”

        慕容菲雪問道。

        鐘邢看了一眼慕容菲雪,正想開口說話,但包廂的門再一次被推開了,一個氣場十足、須發微微發白的中年男子,在十數人的簇擁下,走了進來。

        “許先生。”

        看到中年男子,鐘邢當即站了起來,恭敬地叫了一聲,把他讓到了主位上。

        中年男子緩緩地坐了下來,看了一眼慕容菲雪和江楓,這才淡然地說道:“想知道原因,怎么不問問我許庭亨呢?”

        此話一出,慕容菲雪臉色大變。

        而在場的其他人,包括天商銀行的行長鐘邢在內,也是一臉戲謔地看著慕容菲雪,眼神中都帶著一絲幸災樂禍。

        什么人不好惹,偏偏要惹許家?

北京pk10开奖走势